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图片新闻
热点新闻
理论前沿- 那空白等着同伴填补
那空白等着同伴填补

供稿:理论前沿 发布时间:2008/10/31 21:08:56 责任编辑:XCB 阅读:
我们的孩子已经被沉重的学业压得满腹怨气了,他们没有兄弟姐妹,同学间也很少有时间在一起活动,其实孩子这样的生命是有空白的……

那空白等着同伴填补

  本来我的计划是中午要出一份课时针对性练习题的,可是最终,我却丢下了所有的事,一心一意地看这本名叫《腰门》的书。

  下午还有两节课,之后我还要上一节提优班的课。下班后,我会回家先陪儿子练琴,然后带着他一起完成老师布置的口头作业,之后再带他学一小时的奥数,读半小时的英语。这样的生活,日复一日地重复着,像一架老旧的风车,日复一日地转动,发出沉闷的吱嘎声。但是这一天,有什么东西不一样。

  有空课的时候,我居然没有坐着继续改作业,而是站在走廊上,向操场看。

  我任教的那个班的学生正在上体育课,我看到一个瘦高的身影,远离同伴,独自倚在操场边的栏杆上。然后,那个身影又蹲下来,在花坛的草窝里拨弄着,另一边在跑、在跳、在做游戏的同班同学好像与他无关似的。我很喜欢也很关注那个男孩,他成绩很好、聪明沉默并且面容俊美,可是总让人觉得有点怪怪的。什么时候看见他,他总是独自一人,有时咕咕哝哝地跟自己说话。上课从不发言,跟所有同学的关系都很淡薄,最爱做的事是扒着操场上的栏杆、踩着花坛的边沿,走平衡木似的,从这头走到那头。

  他的父亲是一个挺成功的文化商人,常年在外,母亲也很优秀,从事药物研究工作。刚接班那会儿,我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,因为他上课的表现不大好,永远软塌塌地趴在桌面上,似听非听,目光回避老师的注视。我约他母亲谈过才知道,他有一种心理上的毛病,叫“阿斯伯格综合症”。这一串发音古怪的字眼,其实就是:与同龄人交往障碍症。

  我想起自己年幼的时候在外公外婆家长大,住在典型的南方小院落里。那儿有院子与堂屋,屋里有雕花的木格子和窗子,窗下有芭蕉,张着巨大的伞状的叶子,油绿油绿的。邻居有不少孩子,都是同一个学校的,大家常常在一起玩。女孩子跳皮筋、扔沙包、抓骨牌;男孩子斗鸡、打拐、滚铁环。我们还有学习小组,放了学就在一起做功课。

  我们那一组设在一个从上海转学来的男生家里,那男生有一头奇妙的卷发与白皙的皮肤,小洋人似的。我们还一起做迎新年班会的装饰品,用彩色的皱纹纸扎成花,串成一长串。寒假来了,我们一起跑到附近的玄武湖,看在冬天的寒气里显得雾气蒙蒙的湖面。湖边结了薄冰,我们紧跑几步,哧地在冰上滑出去,结果几乎每个人在隔天都拖起了鼻涕。临近毕业时,我们拉上窗帘在屋子里偷偷地排练节目,唱着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……

  所以,在看到《腰门》中描述的小沙吉与朋友们相处时的点点滴滴,我才会那样动容,刹那间如时光倒流,记忆中近20年前的画面依然鲜活,信手拈来,温暖生动。那些日子,物质上要匮乏许多,就像沙吉得到一个灯盏窝就很高兴一样,我们得到一把刚爆好的爆米花或是猫耳朵就很高兴。虽然匮乏,但是我们有洁净的水可以饮用,有粗糙却新鲜的食物,最最重要的是,我们有同伴。

  沙吉的生活里有许多朋友:少年艰辛的水、爱唱歌的青榴、活泼的巧巧、英俊老成的哥、美丽的苇林、勇敢的铜锣、可爱的边边……正因为有了这些朋友,沙吉生命里由于少小远离父母而形成的缺失被填满了。

  在我的教学生涯里碰到过许多像沙吉一样的孩子,他们的父母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和他们一起生活,他们或是跟着祖父母,或是跟着父母的朋友,甚至还有的被寄养在不相干的人家里。他们虽然吃穿不愁,可日子到底还是不完整的,如果他们同沙吉一样幸运,拥有纯真善良、个性迥异的同伴的话,生活就会丰富许多。他们也许会经历与沙吉所经历的内容不同但同样有趣的事情,在他们感到孤寂的时候,这些趣事会像一道明媚的阳光照亮他们的心房。很多很多年以后,当他们长大成人,从工作的压力中抬起头来,也会忆起这些童年时的朋友,他们微笑的脸在岁月的光影里浮动时,就像一切还是昨天那样。

  所有的孩子都是需要同伴的,即便是家庭温暖幸福,与父母一起生活的孩子也一样。父母不可能陪伴你一生,孩子如小鸟,翅膀硬了一定会飞远,广阔天地,无限的希望,可是同伴却能陪你走得很远很远。然而,我们的孩子已经被沉重的学业压得满腹怨气了,他们没有兄弟姐妹,同学间也很少有时间在一起活动。旧日的嬉闹被电子游戏代替,在游戏里,孩子扮成各种各样的人物,穿戴着各式的装备,练习他们的脑力,运动他们的手指,可是却没有真实的目光的交流,没有亲热的拥抱。其实孩子这样的生命是有空白的,那空白在等着同伴的填补。

  星期天的上午,我继续读《腰门》,一年级的儿子抱着他的大小枕头蹭过来,在角落里堆出一个小窝。儿子告诉我,那是他的窝,就在妈妈的脚底下。我问他想不想下楼跟小朋友玩玩,他说不要,我就在窝里呆着。我推开书,拉他下楼,他扭得像只麻花,不愿意去。我说:“儿子,你去玩吧,不然你会得一种很严重的病,名字叫‘阿斯伯格综合症’”。儿子这个天真的小家伙,被这个古怪的名字镇住了,果然跑去找楼下的小哥哥了。

  我回到家,坐下来,继续读《腰门》。从书房的窗子望出去,可以看见儿子跟邻家小孩子在玩儿。(南京市长江路小学 杨筱艳)

  《中国教育报》2008年10月30日第6版

上一条:从教师被害看师生关系
下一条:善做大事实做小事

关闭


湖北职业技术学院新闻中心 设计维护:信息化中心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208586号-6